打官司增负担‧小贩将认罪求轻判

2020-07-11  阅读 107 次 作者:

打官司增负担‧小贩将认罪求轻判(吉隆坡6日讯)疑因违规被交警拦截,结果在争执中咬伤警员大腿内侧,而被控武力妨碍公务员执行任务罪名的华裔小贩陈仲源,基于打官司不仅增加家庭负担,也浪费时间为由,决定在案件于11月22日过堂时俯首认罪,希望获得轻判。陈仲源强调,他是无辜的,他决定向法庭认罪不表示他真的犯错,而是“无可奈何",只能认罪。他及家人于週二在代表律师兼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希望曾在事发当天目睹经过,甚至有拍下照片及视频者,将“证据"公诸网上,由公众去判断事件的真相,还其清誉。来自雪州万津的陈仲源是在本週日(4日),与妻子陈洁梅、5岁的孩子及双亲陈金成与洪金叶前往鹅唛出席妻子外婆的丧礼后,在送殡后返家途中,因涉嫌双线超车而遭交警拦截。被控武力妨碍公僕执勤他坚称没有违法,结果与交警发生肢体冲突,在混乱中咬伤其中一名警员的大腿内侧。较后,他被警方扣留一晚,于週一(5日)被带上吉隆坡大使路推事庭面对武力妨碍公务员执行任务的罪名。陈仲源当时否认有罪,并由一名担保人以1800令吉保外,推事择定11月22日过堂。经过一天的深思熟虑,虽然心有不甘,但他决定在案件过堂时,改口认罪。“我们住在万津,如果不认罪,我又没钱打官司,案件一直拖下去,浪费时间、金钱,也麻烦到家人。虽然很无奈,但我只能认罪,但我内心是不满的。"在刑事法典353条文下,涉嫌武力妨碍公务员执行任务者,可被判坐牢最高两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妻吓到忘了储存短片陈仲源妻子陈洁梅声称,她曾以手机录下事发经过,但因亲眼目睹警察打丈夫而受到惊吓,忘了储存短片。她在事后尝试拍下殴打丈夫的交警样貌,结果被对方发现,企图踢她。“还好他(交警)的上司及时阻止,不然我就被他踢中。"她说,事发突然,她及家人都不知如何是好。看见丈夫被打时,她只能沖出马路,不顾危险地拦阻来往的车辆求救。“我一直大喊,警察打人,后来有两辆车停下来劝阻交警,他们才放开我丈夫,但一直用手铐扣着他,而且扣得很紧,双手都有瘀伤。"她指出,现场有很多目击者用手机拍下事发经过,他们希望目击者将短片上载到网路,将警员打人的短片公诸于世,还丈夫清白。她说,冲突发生后,曾有警员承认是同伴冲动打人在先,但基于现场有太多人目睹事发经过,警方暂时不便放人。原本答应在事后会释放丈夫,没想到人到警局后,却将丈夫收押面控。指警挥拳踢腹自卫还击陈仲源声称,他是在自卫兼混乱的情况下咬伤警员,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咬伤的部位竟然是大腿内侧。此前,是该名警员打人在先,后者先往他肚子踢一脚,再向他脸上挥拳。他说,车子遭交警截停时,他否认违规而与现场两名交警发生口角,第3名交警前来调解,并将他带到角落。不知咬到警员大腿他指出,他与该名交警交涉时,突然又有一名交警从前面走过来,先用粗口骂他“ApaXX",然后就来一记“飞脚"踢中他腹部,使他跌坐在地上。“当我爬起身来时,他还想再踢第二脚,我虽然及时捉着他的脚,但眼前就来了一记拳头,击中我的脸,眼镜也掉了,我再一次跌倒。"陈仲源说,他看见一旁的父亲企图前来援助,他担心交警会伤害父亲,所以一手推开殴打他的交警,双方开始有肢体碰撞,其他交警也加入了“战围",一人从后以手勒住他的颈,另外两人左右扣紧其双手,还有交警大力将其头部压在地上。“我的手和头被他们压得很痛,我一直喊很痛,他们都不松手,最后忍不住,看到甚幺就咬甚幺,也不知道是腿还是手。"交警脱裤“展示"伤口陈仲源声称,他是在警员录口供时,被咬的交警即场脱裤,“展示"大腿内侧的伤口时,他才知道自己咬伤了对方。他说,在交警总部现场有警员向他及两名交警录取口供。这两名交警其中一人是截停他的交警,另外一人就是涉嫌打他及被他咬伤的交警。“截停我那个警员说我想抢回驾照,第二个就说我打他,然后就脱下裤子,我才看到他的大腿内侧有瘀伤,流血。我想解释,但那名警员不给我说话,只说186(刑事法典186条文;即阻碍公务员执行公务),叫两名交警去报案。"随后,他被带到敦李孝式路警局及金马警局,在这过程中,警方不允许他报案。最后,他被扣留在金马警局一晚,隔日即被带上推事庭面控。纪律部队应成市民榜样陈仲源父亲陈金成(57岁)认为,身为纪律部队应成市民榜样,交警不应向市民“爆粗",以粗口喝斥市民。“政府不应该滥竽充数,让这些人当警员。"他希望政府可以正视这些问题,减少警员暴力事件。他说,事发时,现场原来只有4至5名交警,冲突发生时,约10分钟就有十多名配鎗的警员赶到现场;他揶揄警方在此事上的办事效率迅速,却给市民增加恐惧,将他及家人视同恐怖分子般对待。“我儿子载着老婆、孩子及我们两老,怎幺可能用武力对待交警?"称开记者会非藐视法庭基于陈仲源已被带上法庭面控,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如今却召开记者会讲述被殴的经过,是否会被指藐视法庭;林立迎声称,陈氏选择召开记者会解释事件原由,然后认罪的举动,非在批评法庭,所以不足于构成藐视法庭罪名。他说,陈仲源因不想成为家里的负担,及儘快解决此案而决定认罪,但事实上,他不觉得自己犯错。他希望目击者可协助伸张正义,将事发当天的视频公诸在网上,让全民评理。他指出,网民将事发短片上载到网上,与陈仲源决定认罪并无冲突。‧2012.11.07

上一篇:
下一篇: